九歲女孩直播死媽評論:高中生時事評論展臺10篇

2019-06-16 10:10

打印 放大 縮小

  “我媽媽死了,能給我一個贊嗎(?)”據多位網友反映,日前,抖音上出現了上述視頻,被網友質疑違反人倫。

  網絡流傳的一張視頻截圖顯示,一名女童對著屏幕哭訴,下方的文字寫著:“媽媽被車撞死了,去醫院晚了”。在該截圖上,還有“直播死媽”四個大字。

  8月22日,根據上述視頻截圖信息,澎湃新聞在抖音平臺檢索到了發布賬戶,該賬戶名為“平安是福”,顯示共發布14個視頻,有574粉絲,獲贊數475,所發布的多個視頻封面均為同一小女孩,與上述網傳截圖中女孩相似。不過,澎湃新聞在該賬戶未發現上述“直播死媽”視頻。

  多位網友向澎湃新聞稱,他們曾在抖音平臺上看過上述“直播死媽”視頻。其中兩名網友明確表示,他們在抖音看過該視頻,與網傳視頻截圖相同,但當時沒有“直播死媽”四個字,這四個字是后面網友PS上去的。

  近日,一個“抖音竟現女童哭訴‘我媽被車撞死,求贊’”的視頻在圈炸開,更有“直播死媽”的截圖,為廣大網友提供了談資。

  反響自然不小,相關資訊及網友評論也層出不窮,當初那名直播的小孩肯定也想不到這個直播竟引起軒然大波。她當然想不到,因為,抖音短視頻或是其他一些此類app,靠的就是獵奇。

  也許這并非官方的初衷,但想在短視頻中博得眼球,獵奇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如今,已成潮流的直播“內容豐富”:有情侶秀恩愛,有失戀者訴苦,有鋼管舞娘秀,有唱歌賣顏值……今天又出現了一個不知輕重的直播死媽的熊孩子。

  不知指責熊孩子的人們有沒有想過,是誰為熊孩子們提供了“熊”的平臺?是那些為獲得暴利的獵奇軟件,這些軟件門檻低,只要一部手機和一張身份證就可直播;又是誰為孩子們提供的素材?不正是那些所謂的網紅嗎?有些網紅以丑陋的作態博得人們的反感來增加點擊量;還有,是誰給孩子們樹立那些“熊”價值觀?還是大人們。是我們率先做榜樣,成為了網紅或捧網紅的人,是我們把贊捧成了千金的價值。事情出了以后,我們卻反咬一口,指責熊孩子,在出了熊孩子直播自己的親人“呵呵”了來騙贊的事后,噴子們不想想事出有因,反而還惡意辱罵,就連在網上熱議的截圖后面的字都是p上去的。被人這樣一整,再加上原視頻已下架,我還真不敢擔保,自己知道的有幾分真幾分假,有些話也確實不能說,但無論看前因還是后果,熊大人們是洗不白了。

  就像小學時我們寫“公交車讓座,其實體現了一個社會的風氣”的主題作文一樣,熊孩子的作為也是社會主流現象的縮影。在不分好壞的年紀,他們只是跟著大人做而已,也許,孩子們并不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早熟,只是環境使然。

  隨著抖音快手的興起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走上了當網紅的道路,不用按部就班地工作,也不用風吹日曬地勞動,僅僅坐在家里,對著一部手機孤芳自賞,就能收獲上千萬粉絲,收入甚至比大部分的白領高出幾十倍不止,網紅,似乎正成為21世紀一個新興的明星職業。

  九歲小女孩“直播死媽”,哭著說媽媽離開,卻配文“能給我1萬個贊嗎?”不知道視頻平臺的創始人看到后會作何感想。九歲,本是花一樣稚嫩的年紀,本應接受著良好的教育,愉快地成長。而不是像視頻中的小女孩那樣,過早踏入世界,學那些所謂的網紅,用一切來博關注,求熱度,

  十幾歲的青少年仍然沒有正確的價值觀,容易受別有用心的人的誤導而步入歧途,更何況是九歲的孩子。為了能和那些網絡紅人一樣擁有數萬粉絲,女孩不惜利用媽媽的去世來博取關注,本應是祖國的花朵,卻被誤導成為破敗的枯葉,這難道不是世界的恥辱嗎?

  為了紅,許多人已經徹徹底底迷失了自我,受畸形網絡文化的影響,網紅已經成為炙手可熱的新興職業。為了能當網紅,有的人生吞下一條條蠕動的蟲子,有的未成年少女輟學成為早孕媽媽……踏實勞動的不再被肯定,那些僅靠一首歌,一支舞火起來的網紅,卻成了主流,是這個時代變了嗎?

  每個人都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,卻在達成這一目標的道路上迷失了本心,也許真實的自己并不令人滿意,可那卻是我們面對世界時最單純的模樣,無需追求完美的臉龐。要知道,那些所謂的網紅關掉了美顏濾鏡,也只不過是平日里不引人注意的小透明,不是最完美的樣子,卻是最真實的自己。別再為了得到別人的目光而拼命武裝成陌生的樣子,我們可以不紅,但必須真實而自在。

  那些網紅只不過是美好的幻影,當偽裝的泡沫被戳破,留下的不過是一灘水漬,請拋開虛偽的外衣,不被網絡紅人所影響,做最真實的自己。

  都說未成年人是祖國的花朵,國家的棟梁,可當我們在網絡上現實中看到一個個熊孩子時,想到的還是祖國的花朵嗎?于是我們開始反思,認為熊孩子的背后必有一位熊家長。可最近抖音上一個直播死媽的視頻,卻讓我們不得不繼續思考,究竟是什么讓祖國的花朵變成了祖國的大煙花?

  我想是功利,這個社會的功利已經隨處可見:成、雞湯書賣得火熱,而真正的千古名作卻少人問津;本來是用來分享的視頻社交軟件,卻出現了打賞的選擇;更有甚者,當小學生被問及將來要做什么時,他們的回答不再是醫生、、老師、科學家等答案,而是回答網紅。因為網紅可以隨便唱唱歌,跳跳舞,發幾條動態就能賺大錢,不需要努力,這些都讓人不得不感嘆世風日下。

  世道變壞,從只認可流量開始,不學無術者飽受追捧,真正努力的人生存空間卻被擠壓,當每個人的內心越來越浮躁,覺得掙大錢就是成功的唯一標準時,這個世界是多么丑陋不堪。而孩子在這樣的影響下說出“讀書不如當網紅,高考不如去整容”這樣的話也不是毫無原因。

  祖國的花朵正在長成祖國的獨苗,而我們卻在感慨的同時,仍不改變網絡上的功利,各種網紅的存在都在告訴孩子們,你看我沒有高學歷,也沒有多努力,我只是長的好看能唱會跳,我就可以收入這么多,就可以受人喜歡還能掙錢,難怪孩子們爭相模仿成年人的行為,她們化妝,唱跳,假裝,他們把視頻發到網上請求點贊,想以此爆紅,青少年還未健全的三觀已經扭曲,網民們并不會把網紅當回事,點完贊就算了,可孩子們卻當了真,他們把這視為自己開辟的新,并為此而努力。

  或許只有整頓網絡風氣,注意言行舉止,給祖國的花朵們重新樹立正確的觀念,他們才能勇敢的砍掉扭曲的枝干,再次成長為棟梁之材。

  歌星們要掌聲,影星們要票房,主播們求雙擊,終于在這種一致到奇怪的步伐下,一種畸形文化悄然而生。為了別人的肯定,人們費盡心思,花樣百出。而我想,這種所謂母親去世,請大家給個贊的行為,不過是百般花樣中較為病態的一種罷了。

  且不說事情的真假,敢用這種方式來引人注目的人,其“膽識”也不禁讓人唏噓,但在這里我卻并不想批評這種行為,我真正想說的是,今之世人謂之“吃瓜群眾”,而魯迅先生謂之“看客”的人們。

  魯迅先生悲哀而又無比準確地意識到了中國人心中最大的弱點,就是那種麻木冷酷、略帶輕視或仰視、甚至近乎無恥的看熱鬧的心理。或許有些時候這種圍觀式嘲諷或群眾式同情,能夠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。但更多的是造成一種扭曲的社會現象——為了迎合看客們的口味,有人秀技,有人賣慘,有人獵奇,其中不乏一些在許多人看來有傷道德,甚至隱隱觸碰到法律邊緣的行為,比如材料中所述的事件。

  不屑一顧的目光,抑或狂熱追捧,再或者略顯猥瑣的眼神,不知不覺微微向前的脖頸,緩慢優雅矜持的鼓掌,嘴角掛上一絲讓人捉摸不清的微笑——這就是中國坎坷,那些對凡事看似漠不關心,卻又什么都要橫插一腳的人們。

  而我想這個時代或者說整個人類世界的構建需要每個人的努力,如果總以一種看客的身份進入這個社會,某一天,當別人為了自己所想忙忙碌碌時,你就只能隔著屏幕微微贊嘆,“哇,這哥們線、擺脫精神焦慮

  “我媽媽今天被車撞了,去醫院晚了,去世了,能給我點個贊嗎?”看到這句話時,我想大多數人都很驚愕吧,一個九歲的孩子將母親的死亡掛在網上,博人眼球,不是為了表達自己的傷心,也不是為了悼念母親的亡靈,而僅僅只是為了得到很多贊,果不其然,他火了,很多人指責他,很多人評擊轉發,甚至出現了效仿者,甚至被掛上了直播死媽的名號。女孩如愿以償獲得了知名度,即便與她設想的有些不太一樣。

  這也屬于賣慘行為吧,只不過相比其他的更直接,更張揚,也更具代表性。是什么樣的社會,驅使一個九歲的孩子,為了博取關注度,主動將一件如此令人傷心的事供給別人觀賞,甚至詢問能給個贊嗎?或許她以前看過類似視頻,也許類似視頻獲得數萬的點擊量,千萬條的評論與關心,讓她有了賣慘的動機,也或許她僅僅想獲取更多的關注和存在感,可總之扭曲的三觀,鑄就了這場鬧劇的發生。

  再說說這賣慘的內容,有人拿丟錢說事,有人拿遇到人渣說事,有人拿身體殘疾說事,可這小女孩更簡單粗暴,直接以媽媽的死來博人眼球,似乎他們的不幸已成為他們的過人之處,他們因此驕傲,因此有了炫耀的資本,這樣的遭遇還值得同情嗎?或許他們可憐的世界觀更令人寒心。

  這件事中令人費解的,還有好事網友的各種行為。或許遇到這樣的事,每個人都會有一些點評,一些吐槽,可P到封面上直播死媽就有些過分了,對于一些與自己不相干的事,大肆渲染,并加以傳播著。

  也許這不僅僅是惡作劇,更是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整個社會精神上的焦慮,例如某明星被爆料出軌,廣大網友就對此憤憤不平,鍵盤俠們樂此不疲,劈頭蓋臉的謾罵也在網上廣泛傳播,更有甚者未弄清事情就盲目跟風,我想這也是社會精神方面的饑餓與不安,才會有一點風吹草動就引起一陣熱議。

  小女孩的直播死媽事件或許會淹沒于時間,或許會有更多的范例去取代它,可它帶給我們的思考會永遠儲存在記憶里。

  近年來,隨著網絡的發展,信息傳播方式五花八門,其中最火的無疑是短視頻了,快手、抖音等app成為年輕人必備的社交軟件。走上大街,大多數人都在刷短視頻。可隨著火爆一起到來的是諸多問題。

  日前,被曝出小女孩死了母親卻在抖音上直播求贊,網友截圖轉發附文“直播死媽”,引來熱議,很多人關注的是小女孩的扭曲的社會價值觀與父母及網絡的態度,而我認為網友的態度又何嘗不是一種扭曲呢?

  別人做出令人發指的事情,你可以憤怒,可以不滿,可以不屑,但這是你自己的觀點。而轉發截圖寫上“直播死媽”就有些過分了,后看到視頻的人會認為此事是小女孩自己打上去的,從而影響別人對此事的判斷。網友的目的無疑是為了諷刺挖苦直播者,讓更多的人有著與自己相同的看法,這不是將自己的意志給別人嗎?

  這種思想的害處有很多例子,輕一點是走入邪路,比如靠的就是蒙蔽下線;重一點說,歷史上希特勒建立納粹黨不也用的是同一種方式嗎?所以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思想,但將自己的思想強加于別人,則是不可取的。

  “地表上的光鮮,地底下的不堪,正是我們周圍很多東西的縮影。”看見這則新聞,感受復雜,但總是想起這樣一句話。抖音上出現了直播死媽的事件,至于內容是否真實,我們無從考證,盡管官方已第一時間下架處理,但是我們應該對此深思。

  抖音是當下在我們這一代年輕人中最為火熱的視頻交友軟件,很多人都樂于分享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片段,而觀者呢,則是喜歡就贊,不感興趣就略過。由此一些人就開始在抖音上求關注博點贊,為了贏得更多的粉,方式千奇百怪,層出不窮。學貓叫莫名其妙的火了,但歌詞一點營養都沒有,更過分的是“我的媽媽過世了,你能給我個贊嗎?”這一類人直播賣慘,以博取人們的同情,利用人性的善來滿足自己內心的虛榮,不論真假與否,與他們的親人都是一種傷害。

  短視頻的出現,豐富娛樂了人們的生活,而其中一個不爭的事實是,一些未成年人也參與其中,為了漲粉無所不用其極。過早的面對這個對于我們來說還未曾參透的世界,除了直播死媽求贊外,小學生扮成熟涂艷妝,叼根煙裝酷,這樣的視頻也頻頻出現。如果網絡和短視頻給我們帶來的是這些,無疑是一種赤裸裸的傷害小孩子再不懂事,起碼知道母親離世意味著什么,怎么還有心情拍視頻求點贊,這件事簡直令人匪夷所思。

 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被傾聽、被關注,但是一旦這種心理過分強烈,我們就會太過在意別人的眼光,總是想要得到更多的關注及贊美。所有的非主流都是為了迎合主流,所有的“個性”其實也只是讓自己更突出,但這種盲目的追隨和沉迷,只會徹底改變我們的三觀。體育評論

  “”如果熱血沒灑,對地方就會變成雞血”,如何能培養一個孩子正確的三觀,根在父母,責在家庭、學校、社會,我們要堅持自己正確的觀念,我們要正確使用網絡的平臺,對此我只想說:你可以特立獨行,但不要行事偏激;你可以懵懂天真,但不要過分無知;你可以追求聚焦,但不要嘩眾取寵;你可以好好愛你的家人,但不要消費親情。

  而在這事件后的問題,孩子過早地接觸網絡,低齡成熟化。三觀的樹立問題,都值得我們深思。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城市,我們是否還堅守著我們的目標?我們的三觀是否正確?試問一下,我們是否還是初心未改,從未被外界環境干擾?我想,只有在一個健康安全的網絡環境中,我們才能做到線、倫理道德豈止一個贊

  近日抖音上出現了小女孩直播死媽,只求一贊的視頻,并相繼出現了許多模仿者,看到這則消息,我想很多人應與我有同一個想法,有病。

  有什么病?虛榮病。試想網絡平臺上一個贊值多少錢?能有道德重要嗎?自然不能,它只能帶給人被關注感及虛榮感,幾千至上萬個贊能給人被關注的興奮,即渴望表現的感覺。有了這么多贊,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出名,出名后包裝包裝就可以撈錢了,這就是這個快餐時代的捷徑。可捷徑可以有,我們就一定要走嗎?這些發布視頻的孩子只有九歲,卻已經有了扭曲的虛榮心,在指責他們父母管教不嚴的同時,我們也看到信息網絡高速發展的弊端。一夜爆紅,成為許多人渴望的事。人們追求越來越膚淺,追求方式也越來越可笑,極端。臉面、尊嚴、倫理道德什么都不要,只要火起來有意思嗎?要永遠知道,中華民族傳統美德遠比物質追求重要,仔細不要患了虛榮病。

l來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本文由中國評論編輯
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